By -迈娘

东光县吴振刚村有一个木匠叫吴景刚,这个木匠不做桌椅板凳,他也不把这些木质家具放在眼里。从艺20年来他一门心思琢磨的是:诸葛连弩、架火战车、猛火油柜、撞车、火龙出水……这些现代人都没见过甚至没听过的古代兵器。村里上了年纪的人都指责他:这孩子脑子有毛病,“跑偏”了。时间长了,就是这个“跑偏”木匠竟一鸣惊人,他“制作”的一件件仿古兵器赢得了兵器专家的称赞。这几天,北京中国科技馆正在举办的中国古代机械展,就有吴景刚制作的13件仿古兵器。吴景刚的创造、探索精神让人称道。

复原诸葛连弩声名鹊起

吴景刚出生在一个木雕世家,他的老爷爷和老姥爷都是木雕匠人。吴家的院门口摆着两个大根雕,客厅的桌子也是根雕做的,墙上一幅《飞龙在天》的木雕画是吴景刚的作品,他现在是河北民间文艺家协会的会员,如果他会照着这个路子发展下去,成为一个工艺美术大师或是木雕大师,但命运却悄悄给他指了另一条路。

吴景刚同龄的小伙伴儿时的玩具无非是木头枪、塑料刀,只有吴景刚的玩具是一把百年连弩,连弩是他的老姥爷做的,当初是为了看家护院,可以连发十支箭。他非常珍爱这把连弩,但一直搞不清连弩到底是怎么做的。

母亲并不喜欢儿子学木雕,但每次母亲一干活,吴景刚就主动往跟前凑,17岁时,吴景刚正式开始和母亲学习木雕,一学就是十几年。小时候的那把神奇连弩让吴景刚对古代兵器非常痴迷,一有闲暇他就翻阅古代兵器的书籍。一天,老姥爷的连弩坏了,吴景刚萌生出了再做一把的想法,而且他的野心更大,他想复原“诸葛连弩”。

“老姥爷的连弩是怎么做的谁也不知道,传说,诸葛亮临死前将连弩的制作工艺传给了姜维,后来也就失传了。”吴景刚能找到的资料不多,查阅了《天工开物》和《武备志》中对连弩原理的一些描述,吴景刚开始尝试动手制作。“测试连弩好不好,关键看箭支连发是否顺畅,不顺畅就是精密度不够造成的。我一直在做,不断改进,2008年做成。”吴景刚制作成功诸葛连弩的消息不胫而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兵器专家李斌博士立即约见他。当李斌博士看过吴景刚制作的诸葛连弩后,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认为,诸葛连弩谁也没见过,不能肯定历史上传说的诸葛连弩就是吴景刚制作的这个样子,但从工艺上是很接近的。吴景刚制作的这把连弩后被军事博物馆收藏。

吴景刚的神技随着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百科探秘》《走进科学》等节目传扬,一时声名鹊起。

“跑偏”木匠复制13件古代兵器

目前正在北京中国科技馆展出的吴景刚制作的13件仿古兵器,是北京机械科学研究院下属的机械发展有限公司专门请吴景刚制作的。去年初,吴景刚接到这单“生意”后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自己又可以大显身手了,紧张的是自己能否完成制作任务。

这一次制作的13件展品主要有三弓床弩、战国弩、撞车、巢车、炮车、架火战车、一窝蜂、火龙出水和折叠桥。这些古兵器谁也没有见过实物,许多专家都为吴景刚捏了一把汗。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吴景刚不停地搜集资料,参考了《武备志》《天工开物》《武经总要》等史料。通过参考古籍资料,设计图纸,原理上会尽量接近,一些小的构件需要参考文物实物、咨询专家和科学想象。同时,还要考虑到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不能用超越当时技术水平的方法造兵器。“猛火油柜就是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这是一种近战用于烧敌营的武器,喷火管是青铜的,喷射口有烧红的炭,在柜里加压,喷出猛火油,据史料记载可以喷火七八米。这个加压设备就好像现在的打气筒,用现代的技术很容易解决,但我必须去考虑古人能怎么做。”

最困难的还是喷火管的制造,“古代没有车床,青铜器只能用铸造的方法,没办法做到很精密。所以我猜想炮管的内径和外径间应该是留了些距离的,也许是夹着麻绳之类的又软又能隔开空间的东西。”吴景刚说。

古人的东西看似简单,有时却非常玄妙。吴景刚复原战国连弩时的经历让他记忆犹新。2008年,中国军事博物馆借展了一件湖北荆州市博物馆收藏的战国连弩。这把弩距今大约2300年,弩盒与弩臂结合的部分已经开了,后来吴景刚复原这把战国连弩时,在亲自安装后才明白古人是利用了重力学的原理。安装弩臂不是一次就能完成的,推进一块,要上一道销,然后将弩翻转,再推进一块,再上一道销,再把弩反转回来,再上一道销,三道工序缺一不可,少一个步骤也装不进去,精密度达到0.1毫米,不然就发射不出去。

费了这么大的劲,这些古代兵器是不是只是摆设?吴景刚说,他做的所有的武器都要做到能真正使用。

古兵器面世专家称奇

去年10月份,经过半年多的设计、修改、试验、定型,吴景刚终于把13件古代兵器制作了出来。中国科技馆派出的专家组赶赴东光县吴景刚的家中,看图纸,听介绍,察实物,现场演练,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非常像。没想到13件古代兵器是出自一位农村木匠之手。

在13件古代兵器中,三弓床弩和战国弩吴景刚做起来最得心应手。吴景刚向记者演示了三弓床弩的使用方法,箭上弦后被射出170多米远。吴景刚说:“三弓床弩又称‘八牛弩’,一个弩有3张弓,发射威力大大提高。据《武备志》记载,其射程可以达到300多步。古代战场上这种弩长五六米,上一次弦要几十个人合力。我做的是缩小版,全长只有2米左右。”

根据史料记载,最强的三弓床弩能够射穿三匹并排站立的战马。攻打城池时,弩箭被一起射入城墙,士兵则手抓脚踩着这些弩箭,攀墙入城。

用来撞开城门的撞车,用以投掷石弹的炮车,还有用来跨越护城河的折叠桥。这些木质结构的攻城器械精巧细致,整个构件找不到一颗钉子,全靠丝丝入扣的插槽、圆孔等对接完成。

“这就是古人发明的卯榫结构,不用钉子加固,木质多为老榆木,结实又有韧性,很实用。”吴景刚介绍说。

诸多攻城器械中,记者看到一个青铜质地的大柜子。柜顶装着一个火箭筒形状的铜管,铜管顶部如同炮弹,下方留有小口儿。

“这是最难复制的一件作品,名叫‘猛火油柜’。下方的小口用来引燃从正前方喷出的猛油。猛油就是未加工的石油。石油引燃后,能喷出五六米远,如火龙一般,可火烧连营。”吴景刚说,复制时只有一个草图和零星的资料参考,“古人利用了气压原理,通过反复推压气体入柜,再将石油喷出。”这些看不见的内部结构让他琢磨了好久,才达到了古书记载的实战效果。

在一个3米多高的木架上,吊着一个白色的小房子。木架底部安装着木轮,吴景刚转动木轮,小房子随之升降。

“它叫巢车,实战中有20多米高。白色小房子能升到高过城墙的地方,士兵在房内观察敌情。”吴景刚说,“攻城前,士兵会拉着巢车绕城池观察敌情,颇像古代版‘侦察机’。”

巢车旁有个低矮器械模型,下方装有轮子,像尖顶敞篷车。吴景刚介绍,它叫轒辒车。士兵躲在里面推着前行,多层牛皮制成的外体刀枪不入,就像“装甲车”。


上一篇:从古战场看军事装备:枪为古代军事科技的集大成者
下一篇:有人说古代蒙古人连铁锅都得和汉人换。请教他们军队的武器刀箭哪来的?